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630章 封,映月公主!

第630章 封,映月公主!

    映月一步一回头.那憔悴的容颜.那凄美的背影.那黯然神伤的最后一瞥……最后消失在幽幽谷深处.

    在那一刻尤阳心中有千言万语.他张了张嘴.但却一句话也未喊出口.他伸手向前用力抓了抓.似乎想将那远去的身影留下.但除了空气他还能够抓到什么.指甲刺破了他的手掌.鲜血一滴一滴洒落在地.

    痛.他的确很痛.但不是他的手.痛的是他的心.在那一刻他的心在滴血.

    “不要伤心.不要难过.幽幽谷灵气氤氲.我定然能够复活而出……再见.再相见.”

    “再见.再相见.”

    “再见.再相见.”

    “再见……再相见.”这句话不断在尤阳耳畔回荡.

    一声惊天霹雳在幽幽谷上方响起.一道雷电自灰暗的天空直冲而下.

    尤战御空飞行.围绕幽幽谷一连拍下一百零八掌.然后.将他留给尤阳的弑灵剑拍到了谷底.以弑灵剑为阵眼.布下了一个强大的禁制.彻底封闭了幽幽谷.

    这个禁制.外人.就算灵帝强者也很难破开.

    除非.映月自己.

    只有等她复活而出后.将谷底弑灵剑拔出.这谷外的强大禁制便自行瓦解.崩溃.

    沧海桑田.岁月流逝.

    映月这一去.就在也沒出來过.

    一百年过去了.

    尤阳每天坐在府外.等待映月的突然出现.

    而他的心似乎还停留在百年前的那一刻.

    忘不了.还是忘不了.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.

    尤阳不知道.当年他父亲在封闭幽幽谷的一刹那.也曾经对他的心灵进行了封闭.那是一种类似于催眠的功法.令映月的身影在他心中渐渐淡去.使过去的种种在他记忆中逐渐消退.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.尤战知道映月复活而出的希望非常渺茫.不想尤阳就此沉沦.才出此下策.

    然而.即便是尤战神功通天.也未能够彻底抹去尤阳的那些记忆.不过的确令尤阳对映月的思念淡了许多.

    只是那被封闭的情感偶尔也会因外界刺激而显现出來.

    这一百年的时间.尤阳偶尔会去幽幽谷看一眼.

    每次去的时候.百年前的种种一一在他眼前闪现而过.心中那分刻骨铭心的真情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.

    在他的一生当中.有一句话令他永远感觉心痛.永远无法忘怀.

    “当你……老去的时候.还能够想起……一个叫映月的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尤阳默默的念着这句话.泪如泉涌.他喃喃道.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.我永远都忘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后面所发生的事情.映月从幽幽谷醒來的时候.全然不知.

    也不知道谷外过了多少个甲子.是何年.又是哪个时代.

    映月拔出弑灵剑.谷外的封印解除.而映月却是一刻都等不及.便向尤府飞去.去找尤阳.去找尤战.去找尤母.

    只是.等映月飞出昆仑以后.却发现.现在的年代却是贞观之治.

    而神州.则被一个叫李世民的人统一了.号大唐.

    映月飞至大唐长安.一番打听.才知道.自己沉睡了五百多年.

    这五百年.神州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.

    映月飞出幽幽谷后.便发现.如今.神州的天地灵气沒有五百年前那样浑厚.而世上.则充满了一股比之灵气要弱上许多的‘元气’.

    这种元气很薄弱.比之灵气差了千百倍不止.而五百年前灵气遍布的神州.则被元气取代.这导致.整个神州出现了修炼断层.一些武圣级别的人.在感悟更高层次的时候.便感悟出这种元气.于是.将之吸收.成为‘人元’强者.

    五百年前.那个时代.修元者少之又少.沒有如今这样普及.

    映月从长安一路南下.见过的修灵者不超过十人.就好像当年的修灵者突然消失了一般.

    而她所见的修灵者也都是这个时代的人.并不是五百年前.那个时期的强者.

    甚至.有关当年尤战的任何传说.在五百年后的大唐.都沒人知道.

    这一下.映月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不安.便加速朝南飞去.

    一日后.映月循着记忆.找到当年尤府所在的地方后.一下失神了.当年的尤府不见.取而代之.却是一片荒芜.

    只见尤府所在的地方.长满了杂草.周围荒芜一片.哪有当年神州第一府的模样.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会变成这样呢.”映月一时怔在了原地.喃喃道.“这五百年.我错过了什么.尤阳.尤伯伯.尤伯母.尤府的人都去哪了”

    映月脑海嗡鸣.泪如雨下.“尤阳.难道你忘了我们当年的誓言吗.”

    “再见……再相见.”

    映月望着眼前的情景.神色忧伤.“不.尤阳就算修为半废.也不可能这么快老去.一定是发生什么变故.尤伯伯才举家迁移了.”

    “尤阳.映月哪也不去.就在这地方重新建一座尤府.等你和尤伯伯他们回來.”言罢.映月眼中慢慢露出一丝坚定.倔强的俏脸.惹人心疼.

    不久后.尤府原本所在的位置.又一座尤府拔地而起.

    风格.样式.以及大小还和五百年前尤府是一个样子.

    甚至.就连里面的花草.椅子.几副碗筷.以及府中铺垫青砖的数量.都和当年的尤府丝毫不差.

    这等细心.足以见得.当年尤阳一家人在映月心中的位置了.

    抱着希望.期待.映月开始等待尤阳一家人回归.

    有空的时候.映月还如当年沒有出山一般.遍游名山大川.以此.缓解对尤阳的思念之情.

    而她游走路线.和当年沒有什么变化.两三个月后.每当映月返回时.都会经过那个和尤阳相遇的地方.雁幽山.

    看着当年的那个岔路口.映月不由一阵失神.

    “坏人.你为什么跟着我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是你无缘无故总在我眼前晃.”

    “坏人.不要为自己找借口.我不要你跟着我.这里有两条道路.通向相反的方向.我们一人走一条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來.映月眼眶微微湿润起來.

    这五年來.途径此处数十次.每走一回.当年的场景.似乎犹如昨天发生的一般.在她脑海中不断浮现.

    “坏人.你是不是在故意跟踪我.“

    “当日我们走的道路不相同.现在我们又是从相反的方向而來.是相逢.而不是跟踪……”

    映月拂去眼中闪烁的泪花.笑了起來.想着当年和尤阳相遇时的场景.竟然是那样的好笑.

    走到这条岔路前.映月耳畔依稀回荡着当年的话语.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.希望我们还能够相见.”

    “天下很大.我们肯定不会再相见了.”接着她又像个孩子一般俏皮的笑了起來.道.“如果我们还能够相见.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反复.映月黯然落泪.“尤阳.五百年后你去哪儿了.为何沒有一丝音讯.早知如此.我便不该从幽幽谷早早醒來.”

    微微一叹.映月眼中朦胧.彷徨中仿佛看到当年两人从这岔道分开.然后相聚……

    思念深切之时.映月便会将她脖颈一颗悬挂的红色珠子拿出观看

    这珠子.正是九阳珠.

    是尤阳曾私下送给她的.

    每每拿出这颗九阳珠.映月就好像.见到了尤阳一般.眼神幽幽.思念之情表于脸上.惹人心疼.

    而尤府的出现.便被一些附近的山民所注意.有的山民曾有幸目睹了映月的真容.被她那惊世容颜.出尘般的气质所惊.

    后來.这尤府逐渐被附近的一些城镇的人所关注.不少人都知道.这尤府之内.住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圣女.

    而且.消息可靠.被很多人证实过.

    有些世家子弟.便慕名前來.一睹映月的惊世容颜.这一见之下.果不其然.纷纷被映月那出尘般的气质.倾世美貌所折服.

    映月心性善良.对人尊重.一些慕名而來的贵客.俱都以礼相待.当然.有些居心不良的人.则被映月狠狠惩罚了一番.

    至此.方圆百里内的人都知道.尤府中那位女主人.不仅人漂亮.就连武功也是惊觉天下.

    渐渐的.几年不到.就连长安的一些皇族子弟.也都慕名而來.去尤府拜见映月.

    只不过.却沒有人敢在尤府放肆.

    因为.一个月前.曾有一个皇族子弟.因贪图映月的美貌.想将她纳为自己的小妾.但又从附近居民口中得知.尤府那位女主人是位绝世高手.所以.花重金聘请了一位地元大圆满强者.去对付映月.

    映月自知.若是自己这样一直客气下去.以后的麻烦会越來越多.于是在府外.一掌便将那位地元大圆满强者毙命.

    至此.再也沒有人敢打尤府那女主人的主意了.

    不过.若是慕名而來.诚心拜见的王权贵族.映月俱都以礼相待.非常客气.

    而映月所在的地区.归当时李世民旗下一位藩王所管.这位藩王慕名拜访映月以后.对其心生仰慕.可谓日思夜想.

    后來.这位藩王放下身段.命下人准备重礼.去尤府聘礼.在表达其心意之后.便被映月婉言拒绝.

    藩王心生遗憾.不过好在沒有邪念.每月都会带上诸多生活用品送给映月.时间久了.对映月犹如对亲人一般.

    映月心性善良.尤阳一家消失.又无亲人的她非常感激这位藩王对她这长久以來的照顾.便应了这位藩王的要求.与其结为异姓兄妹.

    这位藩王.姓李.名格.

    是李世民第三子.号:吴王.

    身为吴王李格的义妹.自当有其封号.后來.李格便拟了一道王旨.封尤府主人.映月为‘映月公主.’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