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628章 老天,你为何如此?!

第628章 老天,你为何如此?!

    尤阳疯狂大叫.血泪如注.

    然而映月却已闭上了双眼.身体越來越冷.

    这时在空中和南宫踏天激战的尤战大急.使出浑身解数.将功力提升到了极限.最后终于一掌将盖世魔王拍落了下去.

    尤阳的母亲去而复返.她焦急的对尤阳喊道.“快.快把这个给她服下去.这是你父亲当年游历天下时在一处上古遗地得到的一颗绝品天丹.”

    这绝品天丹.绝对凌驾于九阶上品灵丹之上.是这个世界.最俱传奇的逆天仙药.

    要知道.一枚九阶灵丹出现.都能使得圣王强者出手抢夺.若是出现一枚几乎绝迹的绝品天丹.那绝对是震惊整个神州的超级存在.

    尤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.快速接过那颗芳香四溢、晶莹剔透的丹丸.而后将它嚼碎.灵丹混合着血水被尤阳强行度进了映月的口中.

    上古灵帝遗留在世间的绝品天丹虽然有夺天地造化之妙.但还是未能挽回映月的性命.毕竟她是被一代邪人南宫踏天的盖世魔功所伤.那裂天十击威力无匹.若是沒有她师傅封印在她体内的强横功力.恐怕此刻她早已尸骨无存.

    任尤阳怎样呼唤.映月也沒有再睁开眼睛.她静静的躺在尤阳的怀中.神态安详无比.仿佛了却了心愿.沒有留下遗憾.

    “映月……”尤阳悲呼.

    院中的秋菊被刚才的猛烈劲气冲击的满天飞舞.洁白的菊花纷纷扬扬在空中飘洒.花瓣如泪雨.落花在哭泣.

    想起映月种种的好.尤阳悲痛欲绝.往昔那些温馨的画面一幕幕浮上他的心头.

    “我叫映月.在一个晴天圆月的晚上.被师傅在一处名叫‘映月’井旁捡到的.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微弱的话语.似还在院中飘荡.

    “你说过……如果有人想杀我.除非……他踏着你的尸体过去.我听了好……感动.从小到大……我只有师傅一个亲人……沒有父母……沒有玩伴……沒有朋友.好孤单.自从遇见你……我好快乐.尤伯伯、尤伯母待我如……亲生女儿一般.我好幸福.因为我终于有了一个……家.你……是我最亲……最亲的人.我已经沒有了师傅.我……不能再失去……你.我宁愿自己……死.也要你好好……活下去.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……我真的很快乐.是你将我带出了大山.让我认识了……一个全新的世界.我是不是……很傻.经常……闹出笑话.什么……也不懂.是你耐心的帮我讲解.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……我都感觉很快乐.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……我只想每天和你一起……看日出.一起……看日落.平平淡淡……生活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.在尤阳耳边.映月弥留时未來的及说完的话语在不断回荡.“当你……老去的时候.还能够想起……一个叫映月的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映月……我不要你死去……我要你永远快快乐乐的活着……”尤阳像疯了一般大叫着.“为什么贼老天你为何要这样残酷还我映月命來

    “命运.命运.为什么.为什么.我只想和心爱的人……平平淡淡的活下去.这一切为什么”尤阳声嘶力竭的悲呼着.“如果冥冥中真有‘主宰’一切的无上存在.我诅咒你.诅咒你同样被他人掌控命运.诅咒你早晚要烟消云散.”

    悲愤的诅咒如滚滚惊雷一般.在整个尤府上空激荡.

    尤母看着映月那苍白的面孔.不禁流出了泪水.再看看尤阳状若疯狂的样子.她心如刀绞.

    尤阳止住了悲痛.看着不远处被他父亲自高空中打落而下的南宫踏天.他双眼赤红.滔天的恨意涌上心头.

    他将映月轻轻放在地上.像疯了一般怒吼着向前冲去.“南宫霸天你还我映月命來.”

    尤母大急.虽然南宫霸天重伤倒卧在地.但此刻这个盖世魔王也决非尤阳能够对付的.

    “尤阳回來.”

    尤阳哪里还听的进去.他一边跑一边凝聚功力.体内的五行灵力仿佛沸腾了一般.一片炽烈的五色光芒透体而出.比之平日不知要强盛多少倍.

    愤怒通常让一个人的潜能瞬间爆.尤阳此刻无疑就是这样.悲痛欲绝的负面情绪令他体内的力量狂暴无比.

    不过在那炽烈的五色光芒中夹杂着丝丝黑气.宛若冥魔之焰在他体外缭绕.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.

    南宫踏天虽然被尤战击落了下去.但尤战却不敢有丝毫大意.一直在注视着这个盖世魔王.

    看到尤阳向前冲去.他自高空迅速冲了下來.隔空将尤阳抓了回來.道.“他虽然身受重伤.但还远远不是你能够对付的.”

    南宫踏天慢慢爬了起來.他眼中闪烁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凶狠光芒.最后他森然大笑道.“哈哈.死了一个还不够.你们都要死.”

    神志错乱的他.心中惟有杀戮.早已失去了基本的思考能力.

    尤阳看着将映月生生击毙的刽子手.牙齿都快咬的碎裂了.

    “父亲.我求求你放开我吧.我若不能够亲手杀了他.我还不如去死.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.尤阳双眼血红.体外炽烈的五色神光在快速的变黑、变暗.这是魔化的象征.他情绪极度悲伤.刺激的他即将走火入魔.

    尤战知道.此刻如若不让他将心中的滔天恨意宣泄出去.那么他这一生就毁了.他极有可能走火入魔.功废身残.

    “好.你去吧.”

    尤阳大吼道.“南宫踏天你给我去死.”乱发飞扬.怒焰滔天.他身上的五色神光彻底敛去.取而代之的是滚滚魔气.

    尤阳的母亲大急.冲着尤战喊道.“这个孩子要走火入魔了.你快想办法.快拦住他啊.他怎么可能是那个魔王的对手啊.”

    尤战道.“不要急.我有办法.”说着.尤战双掌在空中连晃.一排排金色的掌影在空中闪现而出.最后化作一片炽烈的金光向尤阳冲去.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瞬间涌到了尤阳的体内.

    在这一刻尤阳感觉浑身暖洋洋的.汹涌澎湃的力量如万流入海一般聚集到了他的身体各处.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巨人.仿佛成了神魔的化身.有一股众生尽在我掌中的感觉.

    尤战隔空传功.将体内一半的力量注入到了尤阳的体内.由此可见尤战强悍到了何等的地步.瞬间就将尤阳的修为提升到了修灵者梦寐以求的高深境地.

    尤阳体外的黑芒彻底消失了.炽烈的五色神光再次笼罩在他的体表.他如一头怒狮一般扑向了南宫踏天.

    尤府演武场剑气纵横激荡.璀璨的剑芒照亮了夜空.直上几十米高空.尤阳如同疯了一般.狂烈的向魔王出手.

    演武场狂风大作.杀气冲天.惨烈的气息弥漫在整座尤府.

    南宫踏天虽然功力盖世.但毕竟已经被尤战重创.再难以和失去理性.疯狂拼命的尤阳相抗衡.短短片刻工夫就已经鲜血浴身.

    尤阳的母亲还是有些不放心.对尤战道.“这个孩子不会有事吧.”

    尤战点了点头.又摇了摇头.道.“现在他不会有危险.我将一半功力注入到了他的体内.我和他之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联系.气机相互感应.我可以随时借他之手重创南宫踏天.不过.我担心他的未來.今日遭逢巨变.魔种在他心中深种.我怕有朝一日他的内心世界变的一片黑暗.”

    尤阳的母亲摇了摇头.道.“不会的.这个孩子很善良.他不会变成那样的.况且他的修为已经停滞不前.虽然一时爆发.但是平静下來.又和从前一样.这孩子不可能成为一代魔人.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.不过.他的修为只依靠他自己.也肯定能够恢复过來.不然他不配姓尤.”

    这是一场疯狂的大战.一代邪道灵帝境界的绝世高手被一个疯狂的后辈不断重创.鲜血崩射.

    尤阳像着了魔一般.完全撇弃了招式的运用.最后竟然和南宫踏天扭打在了一起.野蛮的撕扯起來.

    战斗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.败势成一面倒.魔王新伤旧创一齐作.再难抗衡.

    尤阳扭住他的一只臂膀.竟然生生撕扯了下來.血箭激射.鲜血飞洒.

    血浪将尤阳从都头到脚都染红了.在这一刻他面目狰狞.真如一个嗜血恶魔一般.看起來比南宫踏天还要像魔王.

    尤阳挥舞着南宫踏天的臂膀.失去理智的大叫着.“你还我映月命來.你还我映月命來……”

    尤母有些惊骇.颤声道.“这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尤战叹道.“虽然这样很残忍.但这是唯一能够导出他心中魔火的方法.一百五十年前南宫踏天纵横天下时滥杀无辜.这或许就是他的报应吧.”

    这时.尤阳已经将南宫踏天的另一只臂膀撕扯了下來.他双手挥舞着魔王的两只臂膀.仰天大吼着.“贼老天你还我映月命來……”凄厉的声音在夜空中滚滚激荡.

    接下來的场面只能用极度血腥、极度残忍來形容.一代魔王被尤阳生生扯断了四肢.被折磨的不成样子.

    这个时候尤战隔空收回了原先注入到尤阳体内的力量.随着那股盖世功力的消失.尤阳软倒在地.不过他还是难以平静下來.他狠狠的盯着南宫踏天.口中不断重复着那句话.“还我映月命來……”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