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621章 尘封中的记忆

第621章 尘封中的记忆

    女子回过神來后.看了一眼远方尤阳三人离开时的背影.旋即.腾空飞到半空.朝着西南方向飞去.

    速度只能用一个字來形容.那便是.快.

    这种速度.跨越了时间与空间.

    只见.这女子一晃之间.穿过重重空间.连续几次一晃之后.女子停身.來到一座山谷上方.

    这座山谷.名为雁幽山.

    这里景色优美.风景无数.众多诡形殊状的峰嶂洞瀑.错落分布于群山之内.曾有人叹道:‘欲穷雁幽之胜.非飞仙不能.’

    女子來到雁幽谷一座峰嶂后.摘下了脸上的面具.

    看着这里的一花一木.女子双眼失神.仿佛陷入到某个远古时代的回忆一般.

    千年前.

    那是诸神黄昏的年代.

    尤战.一位曾名动整个神州的盖世强者.

    也是女子记忆中最重要的一位至亲之人.

    当年尤战大会天下绝世强者时.在太行山脉中遭遇三个功力通天之人围攻.迫不得已.他三开后羿弓.一日之内连毙三大绝代高手性命.威震天下.使所有人记住了这个年轻的盖世强者.

    当然.那一战不过仅仅是一个开始.在随后的岁月中.尤战创下一个又一个传说.

    传说.他曾经登上飘渺峰大战灵帝强者.而后从容离去;传说.他曾经遨游东海之上.剔除龙之逆鳞;传说.他曾经武破虚空.但却转身而退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传说.尤战的光芒如如惊天长虹般照耀大地.令天上的日月都黯然失色.

    修炼界中的绝顶强者、神州第一家族族长……

    尤战惊才绝艳.显赫的身世、傲世的修为.当时的尤家隐隐有天下第一世家之势.

    当年他创下的神话.仅仅数语难以道尽.在那个时代他是最为传奇的人物……

    正因为尤家具有无上荣耀.被无尽光环缭绕.所以尤战之子自出生后.便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.

    尤战之子.少年时虽然初露峥嵘.但在世人眼中却理所应当.如果他不能够做到同辈中最强.才不正常.

    而尤战之子.名叫尤阳.

    尤阳在他十六岁到二十岁的这四年之中.却发生了意外.他从天才沦落为平庸.巨大的压力令他痛苦难当.

    尤阳在十六岁那年.修为莫名其妙停滞不前.且随后开始大幅度下降.这对于他來说无异于晴天霹雳.

    一个人若开始时就很平庸.那么即使一辈子平庸下去.也不会感觉到任何不妥.更不会因此而感觉到痛苦.但对于一个曾经被人夸赞为天才的人來说.突然沦落为平庸.这种痛苦大于死亡.天才在刹那间成为庸才.这巨大的转变任何人也无法接受.

    不凡突然归于平凡.天才突然归于平庸.尤阳遭逢巨变.几乎疯了.拼命苦修玄功.但事实再次证明他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废材.

    习惯于光环缭绕、美词于前.巨大的落差令他几乎有了轻生的想法.在此后的一年当中他整日浑浑噩噩.感觉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.

    不甘于平庸.却只能平庸.冷嘲热讽已经令他麻木.苦涩、寂寞的煎熬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.

    尤阳那原本五彩缤纷的世界变的灰暗无光.巨变使他的人生道路生了转折.离原來的轨道越來越远.

    在他意志消沉之际.他的父亲曾轻轻叹道;“人生需要磨砺.苦难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.”但他那时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雄心.在功力倒退的同时他的信心似乎也已磨灭.

    他母亲劝导他去游历天下.慢慢放下心中的包袱.

    尤阳听取了他母亲的劝导.从此遍游名山大川.足迹遍布了神州的许多地方.

    相逢是一种缘分.离别后不断相逢.便是奇缘.

    雁幽山素有海上名山.寰中绝胜之美誉.被称为神州东南第一山.

    雁幽因岗顶有湖.芦苇丛生.结草为幽.秋雁宿之.而得名.

    尤阳走访名山古迹.本无游玩之情.不过是为排解心中郁闷而已.

    半年之后他來到了雁幽山.这里的美景令他心旷神怡.使他不由自主多徘徊了十几日.

    在这十几日间.尤阳流连于各个风景绝佳之地.在这期间他总是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女孩.不过每次只是看到那美丽之极的背影而已.

    在这风景秀绝的名山.看到游览之人毫不为奇.但巧的是那个女孩观赏风景的路线似乎与尤阳相同.只不过一前一后而已.

    尤阳有几次都忍不住想上前去和那个女孩打个招呼.但几次又忍了下來.

    萍水相逢.贸然上前似乎有些唐突.

    再者.以他此时心境不愿和人多作交谈.完全是一副鸵鸟心态.

    在第七次看到女孩的背影时.前方的女孩停了下來.展现在尤阳眼前的是一副绝美的容颜.不沾染丝毫尘世气息.宛若谪落的仙子一般.

    而她那圣洁的气质之中.却又夹杂了一股媚意.实在矛盾之极.

    女子白衣飘飘.秀发轻扬.一双灵动的美目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尤阳.无双的容颜上带着一丝不快之色.

    “坏人.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.”少女生气的样子很可爱.竟然如同孩童一般嘟起了小嘴.但这并非做作之态.从那清亮的眼神可以看出.这完全出于自然.

    一个人的双眼是他心灵的窗口.女孩的双眼如清泉一样清澈.如星辰一样明亮.那纯净的眼神预示着这是一个非常纯真的少女.

    面对那美丽无双的容颜.尤阳感觉有一丝震撼.如此国色天香在这深山之中宛若精灵、仙子一般.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是你无缘无故总在我眼前晃.”

    “坏人.不要为自己找借口.我不要你跟着我.这里有两条道路.通向相反的方向.我们一人走一条.”

    前方是一个岔道口.女孩当先向一条道路走去.

    尤阳笑了笑.走向了另一条道路.

    两人相背而去.

    尤阳回头看了一眼.而后大步向前走去.

    那绝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.似乎还保留着年幼时的纯真.不然也不会把一个‘跟踪’她七、八天的人仅仅称为‘坏人.

    这样清丽脱俗的少女似乎不属于尘世.纯纯的话语.天真的行为.似乎根本不谙世事.

    尤阳甩了甩头.继续游览雁幽山奇景.

    他本以为就此和女孩错过.巧相逢的事将成为一段还算不错的回忆.

    但有时人真的要相信缘分.五天之后两人竟然再次相遇.

    两人都有些惊讶.女孩好奇的问道:“为何这么巧.我怎么又碰到了你.”

    “是啊.真的很巧.”

    女孩认真的想了想.道.“坏人.你是不是在故意跟踪我.”

    “当日我们走的道路不相同.现在我们又是从相反的方向而來.是相逢.而不是跟踪.”

    女孩偏头想了想.道.“还真是这样哦.不过师傅说在这个世上不能相信任何人.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绕到前边去的.”

    女孩肌肤似雪.在这景色秀佳之处.真如瑶池仙子一般.但她此时一脸认真的模样.却显示出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.天真的话语一下子将尤阳逗乐了.

    “呵呵.你师傅说不要相信任何人.那你相信你师傅的话吗.”

    “当然相信.我只相信师傅的话.不过师傅不在了……”女孩绝美的容颜现出淡淡的忧伤.话语也越來越低.

    尤阳心中已经猜出了大概.轻声道.“除了你师傅外.你沒有别的亲人吗.”

    “沒有…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.”

    “其实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.”

    女孩似乎很快摆脱了刚才那淡淡的忧伤.她认真的看着尤阳.道:“我也觉得你不像坏人.不过和我沒关系.我要走了.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.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.”在尔虞我诈的奇侠界中.能够碰到这样一个保持稚子之心的纯真少女.尤阳真的感觉很意外.最后忍不住问起她的名字.

    少女眨了眨一双灵动的大眼.认真的道.“我不想告诉陌生人.”

    “那好.在路上小心一些.你师傅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.真的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.”尤阳有些担心.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孩很容易受骗.受到伤害.

    “谢谢你.不过我不会走进城镇.我师傅说的对.那里的人都很坏.我只去有山有水的地方.”

    这些话证实了尤阳的猜想.女孩常年生活在大山中.根本沒有接触过外界的社会.这样的环境才能够令她保持着那分纯真.

    看着女孩轻盈的向前走去.尤阳挥了挥手.道.“路上小心.希望我们还能够相见.”

    女孩回眸道.“天下很大.我们肯定不会再相见了.”接着她又像个孩子一般俏皮的笑了起來.道.“如果我们还能够相见.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.”

    清风拂过.

    黑衣人回过神來.当年的画面.却是依稀在她脑海中交相辉映.

    “尤阳.”

    轻轻低喃了一声.黑衣人看了一眼手中的弑灵剑.又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.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