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309章 魂天教主!

第309章 魂天教主!

    只是尤阳都已经做了.王世铨说什么都晚了.

    他们唐门虽然和五毒教是死对头.巴不得对方灭亡的那种.但是这几百年來.从來沒谁灭过谁.或者谁压倒一方的.

    两派下面的人员偶尔有点小摩擦.上面的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.把战火控制到一定程度.沒让其爆发.

    一旦唐门和五毒教开战了.两方都不会有好下场.甚至可能两败俱伤.到时候就便宜了南疆的天一教.这天一教和他们五毒教以及唐门.在南方.可谓三足鼎力.互相牵制.谁也奈何不了谁.

    如今尤阳为了帮助王世铨和刘佳.不顾后果的得罪五毒教.这让王世铨既感动.又难办.

    要是到了最后.五毒教真的追着尤阳不放.王世铨只能回到蜀川.发动唐门的人.和五毒教开战.

    正想着呢.尤阳拍了他一下.说道;“别想那么多.我既然敢得罪他们.就沒怕过.一个五毒教而已.沒什么大不了的.”

    “口气不小.年轻人.就不怕闪了腰么.”

    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半空中响起.尤阳和王世铨一愣.就听见张天霸尖叫道;“快看上面.”

    尤阳陈东以及王世铨三人猛的一转身.就看到半空中一个走下來一个男子.

    沒错.是踏步走下來的.

    当然.这并不算是御空飞行.是轻功当中.最高层次的那种.

    列如尤阳的师父.就能办到.他可以行走在千米以上的高空中.大家还记的尤阳和凤阳老祖对战的那晚吧.尤寒站在群山峻岭之上.漫步在云雾之间.这才是正宗的妖孽.

    而这个从半空中走下來的男子.还沒有达到尤寒大神的那种地步.

    尤阳是从他脚下溢散的元气分别出來的.他师父御空行走.脚下根本沒有溢出來一丝的元气.

    而御空行走.比他使用神念术和玄武龙拳的元气还要庞大.沒有足够的元气.别说御空行走了.就是保持不动.也是困难的.

    当然.以尤阳现在这个程度.保持御空不动.还是可以做到.不过还是会晃悠一下.或者上下起伏一下.

    而且尤阳飞不了太高.一千米撑死了.还得借力飞行.像这人一般.从半空中踏步下來.是根本做不到.

    尤阳四人都愣愣的看着那半空中走下來的男子.猜不出來他是何人.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.是这男子绝对不是他们的朋友.甚至有可能还是一位非常危险的人物.

    那男子一下來.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.

    “教主.”

    蝎龙带來的精英一阵惊叫.而他们的惊叫也解答了尤阳四人心中的疑惑.

    “完了尤阳.咱们今晚走不掉的.”张天霸颤抖着说道;“这人的气势着实恐怖.怕是比凤阳老祖还要强上数倍.”

    “沒事的霸哥.冷静点.不要乱了阵脚.”尤阳说着.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.额头也冒出了丝丝白汗.眼睛却是一直紧盯着那走下來的男子.

    男子从半空中走下來后.淡淡的看了尤阳四人一眼.转身走到变成碎块的蝎龙身边.眼中一阵寒芒闪过.那些碎块.竟然化成了灰烬.

    “沒用的废物.”男子淡淡的说道.眼中的冷漠让周围的五毒教的精英成员一阵胆寒.

    “这人太狠了.”陈东说道;“对待自己的手下.竟然会是这样.”

    男子转过身.漠视了尤阳一眼.问道;“你就是尤阳.”

    “如何.”尤阳刚开口.整个人却飞向了半空.一口血就吐了出來.

    秒杀.

    陈东三人都沒看清男子是怎么动手的.就看见尤阳砰的一下.摔倒了地上.脸色阵阵白发.

    “不错.挨了我一掌.竟然还不死.”男子点点头.称赞道.

    只是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來.给人的感觉.却是异常的寒心.

    “魂天.你在这以大欺小.对得起你这五毒教教主的身份吗.”王世铨大吼了一声.问道.

    “咦.”男子转过身.看着王世铨.笑道;“我当是谁呢.原來是唐门少主唐枫侄子呢.”

    “魂天.你不在五毒教呆着.半夜三更到这來.就是要欺负我们这些晚辈么.”王世铨问道.

    魂天摇了摇头.一指那被陈东扶起來的尤阳.说道;“他杀了我们五毒教的蝎龙和大鬼.又打伤了我们教的左长老.难道不该死嘛.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让四鬼和左长老抓走我的爱人.难道我们不该杀了他们吗.”王世铨说道.丝毫沒有让步.

    “看來你还是冥顽不灵.今晚我不想对你出手.但是不代表我不敢杀你.告诉你爹.如果他实力还沒有进步.我会灭了你们唐门的.”魂天说完.不再理会王世铨.看那边的尤阳.嘿嘿笑了起來.

    “年轻人.看你本事不小.何苦和我们五毒教作对.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.加入我们五毒教.我封你为五毒教副教主.这可是五毒教绝无仅有的事情.同意的话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.你可以考虑一下.”魂天笑道.

    尤阳咳了一下.刚刚魂天那一掌打的他心神剧烈.若不是自己体质足够强大.怕是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

    “魂天.你这是做梦.你知道吗.我尤阳.这辈子不会加入任何门派.想让我加入的门派.天下间还沒有一个.你们五毒教也是一样.”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怒和不屈.尤阳吼道.

    魂天听完尤阳的话.并沒有生气.只是好奇的看着尤阳.问道;“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.不说也沒关系.因为你一会就可以去死了.在死之前.我想问问你.你这一身本事是谁传授的.”

    尤阳哈哈一笑.道;“你怕了是吗.你就那么肯定可以杀死我.魂天你太自信了.天底下能杀死你的人太多了.你杀我简单.杀死我的后果.会让你的五毒教.一夜之间在南疆消失.不信你试试看.”

    尤阳这话说的不假.如果魂天真的杀了他.尤寒大神一定会宰了他.不.是把他剁碎了喂狗.然后把他的五毒教连根拔起.一条狗都不放过.

    而尤阳这么说的原因.也就是吓唬吓唬这个魂天.他倒是想看看.这个魂天究竟敢不敢动他.

    如果真的动了.尤阳肯定不会坐以待毙.哪怕是死.也会拉着魂天垫背.能不能成功不一定.但是绝对会让魂天缺胳膊断腿的.

    果真.魂天听完尤阳的话.眼中闪烁了一下.他现在是地元中级的高手.或者说.是刚步入地元高级初期层次的高手了.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高手.世上绝对不多.但是比他厉害的.魂天相信.绝对是有的.但是这个尤阳说的话.却让他不得不思考.如果是真的.那他杀了尤阳.有可能会招惹出一个不必要的麻烦.但是不杀.他的面子就沒地方找了.

    或者也有可能是尤阳吓唬他的.比他还厉害的又如何.最多也就是个地元大圆满境界的妖孽了.难不成还会有天元等级的高手.

    这种天元级别的高手.就是传说中的存在.甚至说.几百年來.都不会看见一个.

    难道尤阳背后会有这样的高手撑腰.怎么可能嘛.魂天根本不相信.如果说有一个地元顶级的人给他撑腰.魂天勉强还能接受.毕竟地元级别的已经很厉害了.在这个世上.几乎就是金字塔般的存在了.

    犹豫了一阵后.魂天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.似乎为了掩饰之前的害怕和尴尬.一指尤阳.就是一指.砰.尤阳一下子被击飞了.

    这一指蕴含了魂天强大的意志.只是一瞬.便将尤阳的左肩给洞穿了.

    旁边.王世铨、陈东、张天霸三人都脸色沉重.各自紧握拳头和剑柄.准备随时出手营救尤阳.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.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尤阳被灭.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.

    即使他们出手救不了尤阳.也会陪着自己的兄弟.一同共进退.

    哪怕是死.也在所不惜.

    “尤阳.时间到了.你准备吧.”冷冷开口.魂天双眼锁定尤阳.蓄势待发.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不想与尤阳多说什么.准备以行动來结束这一切.

    尤阳站起身來.嘿嘿笑道;“想不到我尤阳竟然还有机会和地元顶级高手对战.就算死了.说出去也不丢人.魂天.记住.倘若我今晚大难不死.日后必定踏平你们五毒教.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.”王世铨说道;“魂天你若是杀了尤阳.明日一早.唐门所有人会全力进攻五毒教.不惜任何代价.哪怕是两败俱伤.便宜了天一教.也在所不惜.”

    “我们地鼠门也一样.”张天霸虽然不敢担保地鼠门会全力进攻.但是他知道.若是自己死了.那个疼爱他的师父.地鼠门的执剑长老一定会禀告门主.替自己报仇的.

    他师父执剑长老也是地元级别的高手.虽然只是低级的.但是再地鼠门里面.地位却是极高.五毒教的教主杀了他.地鼠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.到时候在联合唐门的人.两个举世大门派.一定可以灭了五毒教.  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