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288章 你还真不一般!

第288章 你还真不一般!

    本來剑弩拔弓的骨祖和白发男子僵持不下.就要开打的时候.

    原本一直处于人群后面的童朵朵.突然大叫了一声.

    这一声大叫.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到了童朵朵身上.

    原來童朵朵身边的白晨.手上的包袱忽然被一个神秘人给拿走了.

    这神秘人出手极快.只是一眨眼就从白晨手上将那包袱拿走了.骨祖和白发男子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极快的反应.只是一闪便追了过去.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追上那神秘人.骨祖和白发男子同时伸手朝那神秘人的后背抓去.

    只是那神秘人忽然转身.猛然间一股子气势从他体内爆发了出來.

    这气势只不过是神秘人身上的一点而已.

    但这点点气势.一瞬间.便将追过去的骨祖和白发男子-弹出去数十米远.直到从地上连续滚了几圈.才摇晃着站了起來.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.尤阳几人全都震惊的无法言语了.

    张天霸喃喃道;“这人好恐怖.只是一点气势.竟然将骨祖这样的绝世高手打败了.不……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.”

    而那边站起來的阴山骨祖以及凤阳老祖派出來的副掌门凤阳真君.同样面露恐惧的看着数十米远的神秘人.

    他们十分不敢相信.自己就这样.被神秘人散发的点点气势.给打败了.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动手.就被那人身上的丁点气势给弹出去了.

    如果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.那他们算什么.绝世高手.笑话.在人家面前.竟然连动手的余地都沒有.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.

    王世铨好久才反应过來.看着那边脸被遮住的神秘人.声音颤抖着说道;“尤…阳.你告诉我.这是真的吗.”

    尤阳点点头.面色沉重道;“这人刚刚散发的气势恐怖到了极点.这世上能与他旗鼓相当的.恐怕也只有我师父了.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.”陈东失声道;“尤阳.你是骗我的.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.如果你师父也这么厉害.那这世上还有多少这样的高手.我们还算什么.连蚂蚁都不如了.”

    尤阳苦笑了一声.他能理解陈东的感受.

    确实也如陈东所说一样.他们这样的高手.包括尤阳之前所遇到的所有比他厉害的人.在他师父面前什么都不是.

    可以说.只要他师父愿意.这些人都是秒杀.甚至只是动动意念.他师父就可以将这些人杀死.

    不过这人的出现.着实让尤阳惊讶了一把.像他师傅这样的高手.很少对什么宝物能够亲自出手抢夺的.

    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.一心只追求无上武道.根本无需那些所谓的宝物去辅助.只有自己变强.才是真的强.

    所以这人的出现.有些出乎尤阳的意料之外.他要这金蚕玉俑做什么.这东西对他來说.用处不是很大.除了可以长生不老之外.其它的也别无用处.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长生不老的等待也只是传说.复活的话.倒是还有可能.但那等待的时间却是三千五百年.

    这三千五百年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.这是谁也无法预知的.

    就像那巫王一样.在脱两次皮.也就是一千年后.就可以复活了.结果呢.却被尤阳闯进去.给掐死了.

    世事难料.命运无常.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沒错.

    而一旁的骨祖和凤阳真君在极度震惊后.两人才反应过來.

    看着那脸被遮住的神秘人.骨祖和凤阳真君挣扎了一番.一同出手.攻了过去.

    那神秘人只是站在原地.看着迎面而來的两道攻击.

    他.只是一抬手.

    砰.

    沒有任何光芒.也沒有任何大的动作.

    就看见骨祖和凤阳真君在半空中倒飞了出去.

    这一击看似简单.却蕴含了神秘人强大的意志力.

    骨祖和凤阳真君齐吐鲜血.脸色苍白如纸.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沒有.就被神秘人伤了内脏.

    童朵朵将身边的小越抱住.向尤阳靠拢.而小越却陷入极度震惊当中.虽然他年纪不大.很多事情不太明白.但是对于武力的层次却是很清楚.

    如果之前.他认为全世界最厉害的人.莫过于地王炎穷之类的人.那么现在神秘人的出现.却颠覆了他的认知.

    这人的实力.甚至于比他见过的邪祖还要强悍.

    可以说.沒人比他还要厉害了.

    尤阳看了一眼极度震惊的小越.摸了摸他的脑袋.说道;“小越.你要努力.如果有机会.你也能变成这样的高手.”

    小越点点头.沒有说话了.只是紧紧的抱住了童朵朵的脖子.

    神秘人击飞骨祖和凤阳真君后.慢慢转身.似乎想要离开此地.

    尤阳突然喊道;“高人.请留步.这金蚕玉俑对你似乎沒什么用处.你拿去究竟想要做什么.”

    那人停下脚步.顿了一下后.回道;“替你销毁了.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“它会给你带來麻烦.”那人说道.声音飘渺.似乎有意掩盖了原來的声音.

    “我不懂.能否交给我.我自己销毁了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那人顿了一下.似乎思考着什么.好久才转过身.叹道;“如果我尊重你的决策.恐怕会让你后悔一生.所以.我不能给你.”

    尤阳点点头.说道;“你的意思是.这金蚕玉俑会害了我.对吗.”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.转身就离开了.

    尤阳沉思了片刻.看着那边的骨祖和凤阳真君.耸了耸肩.说道;“骨祖.你策划了这么久的密谋.却为他人做了嫁衣.这下好了.咱们谁也得不到了.我们走了.”

    骨祖脸色不太好看.冷哼了一声.

    凤阳真君笑了笑.无奈道;“哈哈.真有意思.沒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怪物.今天我算见识到了.尤阳.先别走.你杀我师弟和师侄的仇.咱们也该清一清了.”

    尤阳听完.一阵蛋疼.原本以为这凤阳派的副掌门.也是第二高手的凤阳真君认不出來他.却沒想到.还他妈死死的记着呢.我日你祖宗.

    尤阳暗骂了一句.附身对一旁的小越不知道说了什么.然后才转身笑呵呵的看着那凤阳真君.说道:“真君啊.冤家宜结不宜解.那事情都过去好久了.能否算了.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轻巧.当初你杀我师侄和师弟的时候.怎么不这么想.那时候我正在闭关.不知道这消息.现如今出山.又正好碰到了你.所以.今天我必须要拿你的人头去祭奠我那死去的师侄师弟.”凤阳真君说道.

    “等等.杀我可以.能否让我儿子还有我媳妇先走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凤阳真君打量了尤阳身边的童朵朵和小越一眼.点点头;“可以.你朋友呢.不走吗.你还打算他们能帮上你.”

    尤阳笑了笑;“那是我的事情.你同意就好.如果你不同意.我会跟你同归于尽.相信我.我从不和陌生人开玩笑.我承认你比我强.但是我要和你同归于尽.想必你肯定是躲不掉的.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.尤阳已经让小越带着童朵朵离开了.

    童朵朵知道.自己留下來反而会成为尤阳的包袱.所以在极度不舍的情况下.被小越带走了.

    小越带着童朵朵离开后.一路朝着尤阳的家里出发.

    尤阳今早带來的背包.里面装的是一件仿造的金蚕玉俑衣.而那件真的金蚕玉俑却被他藏在了家里的地下室里.

    他來的时候.就想过.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.可以用这件假的调虎离山.

    结果今天的情况果真还是出现了各种意外.不过最让尤阳上心的还是那位绝世强者的话.所以尤阳才会问他要那金蚕玉俑做什么.

    在得知结果后.尤阳偷偷的告诉小越.让他赶紧回家.去销毁那件金蚕玉俑.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.但是尤阳却非常相信那个神秘人的话.

    所以他在这拖延时间.让凤阳真君放了小越和童朵朵.

    看着小越和童朵朵安然离开.尤阳才松了口气.对那凤阳真君说;“你想报仇來吧.我奉陪到底.早就听说凤阳派还有个第二高手.就是不曾见过.之前你那几个师弟也太弱了.根本有辱你们凤阳派的名声.”

    凤阳真君并未恼怒.笑呵呵的说道;“尤阳.我真的很好奇.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.据我对你的调查和了解.你好像得罪了不少人.其中还有南疆的五毒教.北疆的邪宗.甚至还有那庞然大物魔域的人.而你身边的这几个朋友.背景也不小.那个小白脸.背后是蜀川的唐门.那个高个子.好像是地鼠门的人.这个大块头我不太了解.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弱者.至于那旁边的人.应该也有个一技之长.

    你这人还真奇怪.朋友圈广泛.但仇家也不是一般人.看來你还真的不一般啊.”

    尤阳嘿嘿一笑.道;“沒想到你对我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.不容易啊.实在不容易.不过那又如何.我尤阳做事.不讲究那么多.得罪了就得罪了.我只知道.谁欺负我朋友.我就打的他不能自理.让他后悔终生.”  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