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217章  古墓谜团

第217章  古墓谜团

    走入大门.陈东就冲上了那座金山.然后他就跪了下來.捂住了自己的脸.

    尤阳冲上去一看.之前他们排列的东西.以及六具尸体全都在.他们又回來了.

    尤阳的预感应验了.他全神贯注地确定有沒有岔路和回头的前提下.他和陈东竟然还是走回了起点.

    陈东跑的累了.大喘气道;“这是鬼打墙.这绝对是鬼打墙.咱们怎么走都是一个循环.这墓道的两头都是这墓室.分明就是鬼打墙嘛.尤阳你去和那些小鬼说说.别玩我们了.”

    尤阳也心烦意乱.不住的转身看着周围的墙壁.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.

    “尤阳.你倒是想个办法啊.”陈东慌了.看着周围的墓室.就大吼了起來;“求求你们了.别耍我们了.放我们出去吧.”

    “冷静.冷静.”尤阳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乱.不然陈东一定会疯掉的.“东哥.千万不要乱.这墓道竟然能被人设计出來.就一定有破解的办法.这个时候如果乱了.大家都完了.”

    陈东听完后.那种绝望的感觉顿时淡了.忙点头.道;“你说的对.这肯定是机关.沒有什么鬼打墙的事情.当初这墓穴设计者肯定善用机关.來营造诡异的气氛.如果不知道底细.很容易就给他牵着鼻子走.”说着忙用力揉着自己的脸.让自己从那种窒息的感觉中脱离出來.

    其实这些话.陈东是说给自己听的.他说完之后.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.

    事后陈东想起这时候.感觉当时他应该是感觉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.想用这些话來暗示自己不要放弃.

    因为刚才走那条墓道的时候.陈东感觉太真切.根本无法想象用机关怎么实现这个现象.脑子里首先出现的就是墓室或者墓道地移动.

    但是这不可能.马上就被陈东给否定了.他们走的并不慢.墓室如果能移动.它需要多快的速度.墓道就更不可能.他和尤阳在其中.只要有一点震动.陈东和尤阳绝对可以知道.

    但是如果不是墓道和墓室移动.那这就无法解释了.

    虽然陈东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机关.但是其实他的心里已经知道不对了.不过沒办法.这样说出來.至少可以减少自己的恐慌.

    墓室里短暂的安静了会.陈东-突然开口道;“尤阳.不管是鬼打墙还是机关.咱们必须都得解决.要不要.咱们再走一次.”

    尤阳点了点头.一咬牙.说道;“再走.他娘的这一次咱们走慢一点.好好感觉一下脚下或者四周的动静.我就不信沒有破绽.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又走进了墓道之内.这一次走了四十分钟.还沒走到底尤阳和陈东就知道失败了.因为墓门一模一样.一路上什么也沒感觉到.

    其后尤阳和陈东不知道又走进去了几次.全部都以失败告终.两人逐渐就感觉到了那些尸体的绝望.最后他们的脸色也越來越差.

    尤阳感觉到这样折腾下去不是办法.回到墓室之后.就让陈东别走了.既然走了这么多次.他和陈东基本上什么都排除了.这个机关肯定是用了他们根本想不到的办法來设计的.

    陈东累的几乎虚脱.但是还是坚持继续走.他的想法是.也许某时某刻.以前的那条墓道会回來.那时候他和尤阳就可以脱身了.

    尤阳知道陈东的心里.说道;“东哥.别走了.留些体力吧.那条墓道绝不可能回來了.”

    说着就看了看一边的那几具干尸体.意思很明显.那几具干尸走入墓道的次数.绝对比我们多的多.但是他们还是被困死了.所以.走墓道是沒有用的.再走一万次也是无济于事.所以.别去考虑这么走运的事情.

    陈东明白尤阳的意思.顿时就歇了气了.坐下來.道;“照你这么说.咱俩不是死定了.这几具尸体在这里.肯定什么尝试都做过了.我们再做一遍.也沒有用啊.”

    尤阳点了根烟.说道;“东哥.别气妥.现在就这样想.很容易让自己精神素乱.找不到回去的路.”

    “哎.我也不想啊.要不然.咋办.在这等死吗.”陈东说道.

    尤阳摇了摇头.想起尸体食物的事情.说道;“东哥.要不要咱们把食物限量一下.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.能够活的时间越长.我们出去的机会也就越大.”

    陈东叹了口气.说道;“尤阳.你不用安慰我了.我们其实还不如这几具尸体.我们下來的时候.食物带的不多.我看最多也只能吃两顿.还不管饱.所以.咱俩不用限量了.该怎么吃就怎么吃.保持精力充沛.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.冲出去.”

    尤阳嘿嘿一笑.沒在出声了.

    这时.陈东的肚子已经在叫了.就问尤阳;“尤大厨啊.咱们能不能提早开饭.我先把分散我注意力的事情先解决了.才有力气來想别的事情.”

    陈东一说.尤阳觉得自己确实饿了.于是将带來的干粮拿出來.都是一些饼干、酥饼一类的.

    吃完之后.两人浑身发暖.人的精神头也很足.接着.尤阳和陈东就开始琢磨着墓道的事情.

    尤阳回忆整个地下地宫的过程.可以说惊险万分.诡异十足.

    正在飞速转动大脑的时候.一边也装模作样想事情的陈东.突然做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.跟尤阳说道;“我想到了.”

    陈东忽然说他想到了.这让尤阳有些吃惊.但是随即做好了陈东胡扯的准备.不过.尤阳想的也开.听一听到是也无妨.反正他还沒想到对策呢.

    其实.尤阳这个时候倒也不是非常慌.因为还沒有到真正弹尽粮绝的时候.只不过有几具尸体在这里.心里难免会有点不好的东西.

    陈东凑到尤阳身边.这次却出奇的认真.正色道;“其实也不是关键.我刚才只是灵犀一动.想到了一些事情.你想.人有的时候.总会把过于简单的事情复杂化.导致最后麻烦不断.钻进了死胡同.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陈东笑说;“其实事情就是很简单.你想啊.如果这条墓道和这个墓室一点问題都沒有.可是我们还是一直都走不出去.那问題出在哪了.肯定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了啊.”

    这一下.尤阳听愣住了.于是问道;“你是说.这里的死循环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題.”

    陈东点点头道;“虽然是什么问題我还不知道.但是差不离.我是想.是不是咱俩被那些壁画催眠暗示了.或者这里干脆有什么致幻的气体.我们都中毒了.我就知道有一种蘑菇.吃了后方位器官错乱.自己一直在转圈.但是他本人却不知道.”

    陈东和尤阳说过以前他小时候猎熊的陷阱就用这种毒蘑菇.中了招后那熊就一直转圈直到累死.

    尤阳一下子陷入了人沉思.皱起眉头开始考虑陈东的话.

    是我们自己的问題吗.如果是这样.那事情的棘手程度就完全不同了.

    不过尤阳略为考虑一下.就感觉不是很对.

    事实上.陈东的说法很有启发性.

    也许事实离他说的很就近.但是却有一个很致命的不合理.就是尤阳自己的感觉.中了毒的人会是他们这样的样子吗.

    尤阳不是沒中过毒.中毒的人肯定会有强烈的不适反应.

    再说了.他身上怀有阴阳神针.这种银针不仅可以给人针灸.而且对各种有形的.或是无形的毒都有着敏感的察觉.只要有毒.这阴阳针就会变黑.而尤阳.也能感觉到.

    至于催眠.尤阳更是玩这个的老祖宗.玄武神相术里面就有催眠这一招.只是尤阳一直以來都未用上.

    但是如果还是回归到奇-淫巧术的范畴來.的确很难想出什么东西.

    其实刚才尤阳构想了大概十几种方法.其中有两三种建筑结构完全可以实现这样的布局.但是这几种方法的要求太高了.就是说必须要有绝对的前提.比如说.三个人不许一齐行动.大家行走的速度必须固定等等.

    所以.尤阳就想.设墓者绝对不会设计这样低成功率的陷阱.

    这时.尤阳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太挫了一点.想这设墓者是多少年前的人了.为什么他从进入这座古墓中后.一直以來就一点上风也占不到.

    这一下.尤阳就入了定.思考各种问題.

    为什么.这座古墓这么邪门.

    为什么.那个冥殿内的墙壁上.会有一个和李紫悦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.

    为什么.在这里.能发现凤阳派的人.

    为什么.这七星山里.周朝和唐朝的古墓要在一个地方建造.

    当初的设墓者.究竟是何意图.

    尤阳心里太多个为什么

    这设墓者又是何人.为什么精通玄武神相术的尤阳.对这座古墓无可奈何.

    究竟是天意.还是人为.

    尤阳这次古墓之旅.究竟还会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呢.

    一旁的陈东看着尤阳入定.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办.只好继续装模作样地也沉思起來.后來.也不知道怎么地.他和尤阳.越想越困.越來越疲惫.接着竟然睡了过去.  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