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208章 人皮石雕!

第208章 人皮石雕!

    陈东沒出声.看了尤阳一下.说道;“阳仔啊.沒看出來啊.你除了武功高强.看风水和盗墓的本事.也是如此的牛逼.來的时候.你给我说过这里的风水.我故意看了一下.好像跟你说的差不多.妹的.你小子秘密挺多的.”

    “行了.跟着我你就放心吧.”尤阳点了根烟.静静的看着浇下硫酸的那块土地.

    那黄色的烟雾仿佛无穷无尽一样.直至持续了十多分钟.那烟雾还在剧烈的往外喷发着.把整个洼地上方奠空.都染得一片黄色.

    好在今晚起风了.给大风一卷.倒是消失了不少.

    等到黄烟彻底散去.尤阳这才來到洞口.在最上面亮了一盏矿灯.然后身体轻巧地朝着深处匍匐爬去.陈东紧随其后.

    这个小洞的宽度只有半米.是陈东之前挖的.手臂想要完全撑开根本不行.

    不过尤阳的速度极快.很快就爬到了顶端.在下面有一处黑黑的地方.往黑黝黝的斗里扔了几根荧光棒.暗道的光芒霎时照亮了小半个墓斗.

    陈东进來后.抬头一看.隐约之间.在一处荧光棒亮起來的方位.他似乎看到有一张惨白的人脸在盯着自己.但是仔细一看.却又什么都沒有.

    “妈的.有点古怪.”

    陈东从口袋里拿出來一瓶半斤的二锅头.往嘴里灌了几口.明显是在给自己壮胆.完事又从腰间拿出來一把刀子.和一个驴蹄子.

    “尤阳.这墓里好像有东西”

    陈东一边说.一边将手搭在了刀柄上.他又扔了几根荧光棒下去.确认沒有什么机关后.这才一跃而下.大约也就是两三秒的功夫.陈东就感觉身下一空.掉入什么空间中.接着浑身一凉.就掉进了水里.

    陈东下去的时候.尤阳也跟着跳了下去.

    同他一样.尤阳下去的时候.也是被水冰了一下.

    这一下.将陈东吓得不轻.赶忙摸出身上的手电.因为泡了水.才摸上就暗了.他甩了两下.手电才又亮起來.但是光线明显有点发暗.

    警惕了几秒钟后.发现周围沒什么动静之后.陈东咽着唾沫.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.

    这时尤阳在墓室的几个角落上点了几根蜡烛.原本昏暗的地下岩洞顿时亮了起來.

    尤阳拿着手电照了照四周.发现墓斗的墙壁是楞青的砖垒砌的峭壁.

    墓室是一个正规的四方型.拱顶.四周都有简单的浮雕.墓室不大.不过很高.墓室里的积水到了他的腰部.根本看不清地下有什么.

    在左边的墙上.开着一道门.似乎是这座古墓的甬道.

    “尤阳啊.这他娘的是周朝的墓葬吗.光凭这些.根本无法判断古墓的朝代和主人的地位.但是看这墓室的高度.这里的墓主人显然并不是王侯等级的人物.”陈东说道.

    尤阳看了一眼说道;“一般的古墓.有墓室的.规格已然不算低.因为古时候能住的起砖头结构的房子的人已经不多.如果要用砖來修墓.墓主人怎么样也是一个官宦阶层.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.这古墓之中不会有太邪门的机关呗.”陈东看了下阴森森的墓室.还是有些不放心.

    “应该吧.历朝历代.顶级的工匠.特别是掌握陵墓的建筑知识的.都只为皇帝一个人服务的.而且他们一辈子大概也就只能服务一次.因为这些顶级工匠修完陵墓后.在皇陵封闭的时候就死在里面了.这也是为什么华夏有这么多东西失传的原因.”

    “我去.你了解的真多.不知道的人.还以为你是学考古的.”陈东说道.

    尤阳耸了耸肩.嘿嘿一笑.但是在这个情况下.他这种笑.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.

    陈东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.强行镇定了一下.说道;“甬道里面.还去吗.”

    尤阳点了点头.趟着水向黑暗的甬道中走去.水冰凉而且阻力很大.走起來带着一条条波纹.发出一种让人非常不愉快的声音.

    陈东紧随其后.双眼四处打量.手中的匕首.一刻都不敢放松.做出防御的状态.

    水下的墓室地面并不平坦.尤阳和陈东两人好几次都踩到东西.差点摔倒.这个时候他们也无法去思考脚下踩到的到底是什么.

    甬道大概有二十几米长.很快就走了过去.甬道的后面是另外一间更大的墓室.四周已经沒有其它甬道.

    尤阳看了一眼.知道这里已经是后殿.走近几步.墓室的中间有一座棺床.高出水面.

    陈东从一旁将手电照去.不由咽了口唾沫.脚有点发软起來.

    只见棺床上面.摆放着一尊石棺.石棺的盖子已经翻到不知哪里去了.这样的情形让第一次盗墓的陈东非常害怕.

    陈东将手电往前照了照.突然‘啊’的一声.叫了起來.差点吓得魂飞魄散.

    只见两具腐烂的枯骨.靠在无盖的棺材上面.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.两具尸体已经完全腐烂.皮肉都已经和石棺粘在了一起.

    远远的.看不清楚是何朝代.但肯定不是殉葬的奴隶.

    陈东愣了一段时间.浑身发凉.不敢过去.

    尤阳看到腐烂的尸体后.也是诧异了一下.这古墓里考古队的人不是说.沒有任何价值了么.可是.这里的棺材怎么被打开了.而且还有两具腐烂的尸体.

    尤阳很不解.古墓他是第一次进.墓中的尸体.他倒不怕.毕竟杀过人的他.那会在意这样的尸体.

    但是.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.心跳的厉害.

    尤阳再厉害.他也是人.是人总会对未知的东西感到害怕.

    而且尤阳还不能给自己算命.所以在古墓里.是生是死.或是危险.他都不知道.

    “啊.”

    陈东又是一声尖叫.说道;“尤阳.有……有鬼啊.”

    尤阳反应很快.猛的一转身.借着微弱的手电光.看了过去.

    “OOO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.一股细碎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.像极了数百个小鬼在窃窃私语.又像极了数千条毒蛇在暗处吐着芯子.

    这声音听起來很怪.就仿佛不经过空气传播似得.尖悦、嘈杂.被一只看不见的手.狠狠的塞进了尤阳和陈东的耳朵里.无论怎么挣脱.都挣脱不开.

    声音忽大忽小.过了好一会才嘎然而止.

    再看墓道里的陈东.衬衫都湿透了.

    说实话.此刻尤阳的内心还是挺忐忑的.尤阳自持见多识广.但眼下这种情况.他还是第一次看到.

    而且.冥冥之中.他感觉背后有东西跟着自己.那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.也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.

    后殿里的墙壁上.镶嵌着许多诡异的神鬼浮雕.进來的时候.尤阳和陈东沒有注意.这一看.这些雕像栩栩如生.画面感十足.都仿佛置身于这鬼魅魍魉的怒视之中.

    “尤…阳.这墙壁上的东西.你看的懂吗.”陈东问道.

    尤阳回忆了一下.根据玄武神相术里的记载.说道;“认识倒是认识.不过.神鬼的面部.都是在战国以后才开始流行的.但是那时候传播的神鬼都是上天派來的使者.只有在最为尊贵的青铜上才会记录下它们的面目.按常理推断.应该不会描绘得这般凶神恶煞啊.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墓的主人.來自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朝代.”陈东若有所思的说道.

    “等……等等.”突然.他瞳孔.眼睛越瞪越大.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墙壁;“尤阳.墙上的东西是活的.”

    陈东看的分明.正对着自己的浮雕.先前分明是怒目金刚的模样.但转瞬间.就肆无忌惮的笑了起來.

    “什么.”

    尤阳闻言.赶紧打了个荧光棒.但却沒看出个所以然來.

    咯咯咯.

    突然.一阵急促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來.一张惨白的脸从两人身后一擦而过.随即就沒入黑暗不见了踪影.

    “尤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慌.”尤阳镇定了一下.说道;“东哥.如今看來.这墓室不简单啊.绝对不是当年那批专家所说的那样.是个废墓.看來这墓的主人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.既然能找到七星山这片风水宝地.说明这墓主人生前.有些实力的.”

    “可这雕像是怎么回事啊.”陈东脸色有些发白.

    “别慌.我去看看.”

    尤阳往前走了一步.看了眼浮雕.自己却吓了一跳.然后才说道;“东哥.我知道了.这是墓主人生前.把活人的脸皮割下來.用川西老盐腌制.拼在了傀儡的身上.别自乱阵脚.被他们给引到陷阱里去了.”

    陈东听完.苍白的脸稍稍恢复了一丝血色.他离那闪出來的东西最近.刚才分明看到.这个傀儡的脸上做出了人性般变化的表情.也就是说.这傀儡可能是有自己的思想……

    不过此刻他一个字不能说.说出來只会吓死人.

    “好了东哥.沒事的.别多想.有我呢.”尤阳说道.

    只是.他话音刚落.墓室里却传出嗡嗡的鸣声.

    尤阳一惊.跟陈东警惕的看着四周.突然陈东就叫道;“尤阳.这雕像的脸又动了……”  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