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203章 七星山群墓

第203章 七星山群墓

    而且.刚才尤阳用手掌硬化对上神秘人的天邪刃.已然是吃了暗亏.神秘人的刃里头蕴藏着巧劲.让尤阳的手到现在还是麻木不已.而且.尤阳的手掌上也出现了不大不小的伤口.

    如此重伤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击退尤阳.不得不说.神秘人牛的一逼啊.

    神秘人动手击退尤阳后.沒在理会他了.而是看着那边闲庭信步一般.慢慢离开的黑衣人.似乎是在沉思.然后晃身便消失了.

    神秘人一走.在场的尤阳几人.都松了口气.

    这个神秘人不走.会让他们感觉到压抑.

    尤阳倒是沒在意神秘人走不走.而是看着黑暗中渐行渐远的黑衣人.心中犹豫了片刻.最终还是放弃了.

    或许是我多想了呢.

    尤阳收回目光.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.内心久久不能平静.

    这是一种悸动.黑衣人一出现.他的内心.就出现了这种感觉.

    这种感觉.似曾相识.又似乎有什么牵引着他的心一般.

    “尤老弟.想什么呢.”张天霸打断了尤阳的沉思.问道.

    尤阳啊了一声.摇了摇头.说道;“沒啥.就是今晚发生的事情.给了我太多感触.來不及消化.沒想到这世上.高手竟然这么多.”

    “是啊.但那又何方.咱们还年轻.有的是机会跟他们比.那些家伙可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怪物.武功高.也很正常.”张天霸说道;“再给我们一点时间.我相信.绝对比他们还强.”

    “霸哥说的沒错.我们还年轻.”王世铨望着怀里的刘佳.说道;“咱们走吧.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了.各位也早点回去休息吧.”

    “嗯.”

    尤阳拉着小越的手.跟张天霸几人道了别.便离开了.

    等所有人走后.不知道什么时候.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黑衣人.却又出现在了原地.

    望着尤阳离开的方向.黑衣人缓缓摘下了脸上的恶鬼面具.

    而在这面具下面.却藏有一张圣洁.却美的让人窒息的脸.

    而且在那股圣洁里.还带着一股魅惑众生的妖媚.

    本來两者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.但是却偏偏出现在这个黑衣女子的身上.

    这黑衣女子.眼里带着别人看不懂的复杂.呆立原地.望着远方.

    似乎过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这黑衣女子轻叹了一声.这才离开了这里.

    若是尤阳能听到那一丝叹声.或许能体会这一叹里.充满了无尽的意味……

    尤阳回到家里的时候.却发现.李紫悦趴在窗户上睡着了.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.“

    尤阳打了个安静的手势.跟小越悄悄进屋.

    “小越.你早点休息.我带你悦妈回房睡觉.明天你自己在家.或者找你朵朵阿姨.老爸明天去学校.你可要好好练功.明白吗.”尤阳小声问道.

    小越轻轻点头.尤阳摸了摸他的脑袋.然后将李紫悦横着抱起.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.

    回房后.尤阳洗了个澡.便搂着李紫悦入睡了.后半夜的时候.这货的狗爪子不老实.乘机摸了两把李紫悦的大馒头.那滋味别提多爽了.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.尤阳做好了早饭.将李紫悦和小越叫醒.

    三人吃过饭.尤阳嘱咐了小越两句.便跟李紫悦上学去了.

    李紫悦刚开始还不放心.可是见到小越跟她信誓旦旦的保证了.这才安心离去.

    在她的意识里.小越就是个四岁大的孩子.尽管这孩子跟尤阳学了本事.而且还很牛逼.但女人本性里的母爱.还是挥之不去的.

    到了学校后.尤阳跟李紫悦分开.

    走到正楼的时候.尤阳不经意间抬起头.突然发现学校上方赫然出现了异状.

    此刻是早上八点多.正是太阳东升后.阳光普照的时候.

    但是.尤阳却发现学校上方这片天空尽然仿佛提前进入到了黑夜般.变得深邃幽蓝.

    一颗颗星辰.在这方夜空中变幻着轨迹.最后演化成一幅浩瀚的星图.呈现在尤阳的面前.

    此地星相乃明月出海格.三合明珠生旺地.稳步蟾宫.日卯月亥.安命未.尽出蟾宫折桂之容.

    惜地支有亥.亡神入命.明月蒙尘.

    这几行字是尤阳根据《玄武神相术》下的结论.

    从字面上來看.三合明珠生旺地.还有蟾宫折桂这些.都表明学校的风水不错.与天相隐隐照应.绝对是最为适合办学的场所.

    只是华南大学近年來的教学质量却是隐隐日下.每年学校出去的博士、研究生.都沒有华夏其它大学的牛逼.几乎在国内十大名校中.垫底了.

    联想到地支有亥.亡神入命这两句话.显然.学校的风水似乎出了问題.导致明月出海格效果大打折扣.完全起不到应有的作用.

    尤阳疑惑了片刻.心中一动.便开始推算了起來.

    睁开眼.尤阳眼中露出一丝疑惑.

    原來在他的推算下.华南大学旁边就是七星山古墓群.

    据尤阳推算所知.七十年代的时候.这里曾经发掘出数十座周朝墓葬.其余还有一些盗墓和沒多大价值的墓葬尚未被发掘.

    如果说学校周围有什么地方能够影响这明月出海格的话.应该只有这处紧邻的古墓群了.

    这处古墓群就在渭南湖沿河道一侧.在那片七星山之中.

    要不要去那边查探一番.

    尤阳犹豫了片刻之后.还是决定放弃这个想法.即使他能够找出这风水被破坏的症结又怎么样.

    如果他将这件事说出去.不仅沒人会相信他的话.恐怕大家都会以为他是疯子、神经病.这种无稽之谈.换做是他沒有学会《玄武神相术》之前.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.只会觉得说这番话的人脑子一定是烧坏了.

    摇了摇头.尤阳沒再多想.朝班里走去.

    只是在经过女生宿舍的时候.尤阳却被一个人喊住了.

    “尤阳.等会.”

    尤阳回头看了一眼.我擦.竟然是菲菲老师.

    “怎么了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苏菲过來后.喘了口气.说道;“我搬到老师宿舍了.刚刚看恐怖电影.灯管突然坏了.吓了我一跳.”

    “那再装个灯管上去吧.家里有灯管沒有.”尤阳问道.

    “有.我去找找看.你來帮我吧.”苏菲说着.便带着尤阳去了女生宿舍.

    女生宿舍很大.苏菲老师的宿舍就在走廊深处.

    走廊很昏暗.苏菲将宿舍门打开.带着尤阳进屋后.拿起桌子上的手电筒.从抽屉里翻出來一个灯管.

    “來我房间.你给我打手电筒.”

    苏菲将一个手电筒交给尤阳.随后走进了用窗帘隔着的房间.

    尤阳连忙跟上.

    苏菲的房间还不是很黑.因为窗户是打开的.虽然不朝阳.但是也能看得清.

    苏菲从一旁搬过來几张凳子.随后对尤阳说道;“尤阳.我爬上去.你记得帮我扶好椅子啊.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來吧.我是男的.”尤阳说道.

    “我还是你老师呢.沒事的.我來!”苏菲说道.“你得帮我扶好啊.”

    尤阳看了一下苏菲穿着的裙子.咽了下口水.说道;“菲菲老师.真的你來.”

    “当然.”

    “那…好吧.”

    天花板的高度并不是很高.灯的插座就在天花板跟墙的交界处.

    苏菲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.而那个灯的插座大概距离地面得有两米半的距离.踩着一张椅子.苏菲的手大概能够够到插座.

    “扶好了啊.”苏菲认真的看了一下尤阳.

    “嗯嗯.有我在.菲菲老师放心吧.”尤阳说道.“就算天塌了.我的椅子也不会动摇一下.”

    “真棒.”

    苏菲甜甜的笑了笑.随即扶在尤阳的肩膀上.一脚踩在了椅子上面.紧接着.苏菲又拿了一把小椅子放在大椅子上.然后在踩了上去.

    尤阳此时是拿着手电筒照着灯的插座.他保证自己绝对沒有什么其他的心思.

    只是.

    苏菲的裙摆却是时不时的跟着她的身体摆动一下.

    虽然已经入秋了.但白日的天气.还不是很冷.所以裙子并不长.只是大概能包裹住大腿而已.就好像那种迷你裙一样.但是又比那样的迷你裙长.

    但是.不管是不是迷你裙.都不能阻拦尤阳那猥琐的视线.

    尤阳再次保证.自己绝对沒有什么其它心思.只是那裙摆老是时不时的要撩拨自己.让自己难受.

    至于裙子里面是什么东西.尤阳说.因为房间黑.裙子里也黑漆漆一片.他什么也沒看到.

    真的什么也沒看到.

    可尼玛.大家想问.牲口啊.你这透视功能哪去了.

    尤阳笑而不语.

    灯管远比想象的难装.

    苏菲的身高算是高的了.但是站在两张椅子上.却也只是刚好能够够到灯的插座.要装上灯管的话.就必须踮起脚尖.

    “还是我來吧.”看着身子不时摇晃一下的苏菲.尤阳说道.

    “沒事.尤阳.你要相信老师.”苏菲说道.“一个灯还装不好.我怎么干老师呢.”

    “那老师你要小心咯.”尤阳说道.

    苏菲点了点头.努力的让自己的脚尖踮的更直.就好像是一个芭蕾舞演员一样.  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