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快三线上投注 > 都市小说 > 天相神医 > 第4章 冰种帝王玉

第4章 冰种帝王玉

    GMT Content-Type: text/html;charset=UTF-8 Transfer-Encoding: chunked Connection: keep-alive Vary: Accept-Encoding Set-Cookie: JSESSIONID=94BBE939DA14423BD1E1FBC6681D1B63; Path=/      天相神医-第4章 冰种帝王玉-都市小说-17k小说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4章 冰种帝王玉       仅凭眼睛就能判断原玉石,而且计算如此准确,她还是头一次听闻。

    尤阳给他感觉越来越神秘,会武功、还会看玉,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

eg彩票投注    “确定啊!”尤阳自信的笑了笑,从衣服里掏出一千块钱,冲着店铺里的老板喊道;“老板,这块原石我买了,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老板闻声,连忙走了过来,当他看到尤阳选中的这块玉石后,皱了皱眉“小伙子,你确定要买这块吗?”

    尤阳嗯了一声,问道;“怎么了,我确定要买啊。”

eg彩票投注    “小伙子,我并不看好手中这块原石。”

    老板伸手一指尤阳看中的那块原石“你看,这块原玉石它外表普通,且不说上面的皮壳粗糙了,单说这体积吧,只有哈密瓜大小,而且表皮还有裂缝,就算里面有玉,也都布满了裂纹,无法雕刻。所以我建议,不如换一块原玉石吧?”

    老板也是个行家,原以为尤阳是那种新手,不想坑他,所以好心劝解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其它菜鸟,或许还真会感谢老板一番。

eg彩票投注    尤阳选中的这块玉石确实有些难看,就像老板说的那样,皮壳平淡无奇,周边还有裂纹,行家人一看,大概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不过万事皆有可能,也不缺乏外皮难看,里面藏有绝好美玉的原石。

    尤阳当然明白老板的好意,不过他心意已决,说道;“老板,谢谢您的好意,开个价吧,这块石头我买了,至于里面有没有玉料都无所谓了,就当买个经验吧。”

eg彩票投注    老板摇了摇头,抽了口烟笑道;“你们年轻人啊,就是倔强。这样吧,这块原石你给我两百块钱吧,反正这石头也放置许多年了,一直无问津,今天就收个成本价,权当送个人情给你了,下次需要的话,记得来我的店铺啊。”

    尤阳“嗯。”了一声,付完钱,跟王钰就去了隔壁的切割店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这石头我花了两百块钱,你看看怎么样?”说完,尤阳就把手里的原石还有剩下的钱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把钱装在衣服里,接过原石,王老八看了几眼,皱着眉头说道;“小伙子,这次恐怕你看走眼了,这石头应该没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石头卖相不佳,应该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可能,不过很难判断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,尤阳仅凭肉眼猜测鸡血石的那一幕也都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别猜测了,先擦出个窗口看看,到时候就知道里面有没有玉了。”王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切开看看。”围观的人说道。

eg彩票投注    老板点了点,把这块蜜瓜大小的原石放在切割机上,对准一角,按动电源,随着齿轮快速的转动,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慢慢的齿轮越来越靠近,接触石头的那一刻,所有人睁大了眼睛,生怕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当原石被擦开一角时,如冰块一样的玉料展露出来,看到这,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冰种帝王玉。”

    王钰最先反应过来,尽管已经知道答案了,但还是忍不住惊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,周围炸开了锅,全都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块好玉啊,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的东西?我愿意出一百万买下它!”人群中,有一位中年大叔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玉色很正,而且还是冰种的,如果掏出的料子能超过橘子大小,绝对发财了!”有一位懂行情的人赞叹且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冰种玉,橘子大小,一百万肯定没跑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止啊,细细雕琢成饰品,两百万也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乱糟糟的,说什么的都有,这下他们总算见识到了,什么叫(慧眼识玉)的人了,简直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老板一阵愕然,切玉二十年,头一回见到像尤阳这样,凭着眼睛就能看出原石玉料的人,除了神奇,已经不能用科学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大叔,咱们赌约还算数不?”尤阳笑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老板回过神,表情有些僵硬,他不理那些议论纷纷的人,对着尤阳说道:“小伙子,切一面不见得全部都是冰种玉,要切就切四面。”

    尤阳点了点头,示意老板继续。

    王老八表情不太自然,又开始了工作。他速度很快,十几分钟时间,就陆续把石头的四面都擦出窗口,使得料子内部的整体情况彻底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四面都有!”王钰惊呼了起来“大叔,这里面全都是冰种玉,赌涨了!”

    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老板抬头瞅了尤阳一眼,咬了咬牙“小伙子,我说话算数,我联系人给你们雕刻玉石,手工费我出了。”

    尤阳笑了笑,知道老板有些亏了,还好他是个讲信用的人,尤阳也不想过多占他的便宜“这样吧,手工费不用你出,刚刚我跟你闹着玩的,有空你去联系卖家,从这块玉里抽出百分之一的提成,自己用吧。”

    老板“啊。”了一声,知道尤阳是什么意思,内心有些惭愧的说道;“小哥算了,提成我就不要了,毕竟咱们有约在先,你能免去我的手工费我已经很感谢了,其它的就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尤阳也没反驳,看向一边的王钰,问道;“钰儿姐,玩也玩了,是不是该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请你。”王钰豪爽的说道,今天尤阳可帮她赚足了人民币,请他吃顿饭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尤阳也不推辞,说话的同时,就把切割机上的冰种玉拿到手里,问老板找了份报纸包好,和鸡血玉一同放进了王钰的包包里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两人顺便问老板要了电话号码,等买家联系好了,他们就把玉转手卖了。

    出了赌石街,两人找了份餐馆,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,问服务员点了一些饭菜。

    “尤阳,谢谢你了,要没有你,我的性命就丢了,并且还给我赚了个满堂彩。”王钰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我帮你也是缘分,要是碰不着,我想管也管不了啊。”尤阳笑道。

    王钰点了点头,想想也是,要是没遇见尤阳,自己的性命早就丢了。

    王钰为自己庆幸的同时,也为自己赌玉赚来的钱小小的兴奋了一下,这一切都亏了眼前这个男生,我得好好感谢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用感谢我。”尤阳突然之间开口了,倒是给坐在饭桌对面的王钰吓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嘛一惊一乍的。”王钰嘟着嘴巴,瞪了尤阳一眼,表情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你不是说幸亏有我吗,然后还想感谢我。”尤阳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吗?”王钰愣住了,暗道;“我刚刚没说话啊,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啊。”尤阳笑道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王钰尖叫了一声,吓得花容失色,像是撞鬼一样的盯着尤阳,一脸的难以置信,问道;“你 你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所想的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嘛?”尤阳沉思了下,笑呵呵的看着王钰“我是神相师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王钰白了他一眼,心想都什么年代了,还装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牛鬼蛇神!”

    尤阳就知道她不信了,双眼瞅了王钰一会,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王钰一个劲的看。

    这眼神,有种亵渎的意味,直接把王钰看的有点脸红,赶忙低下头,不敢和尤阳对视。

    片刻,尤阳收回目光,笑呵呵的说道;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王钰不知道尤阳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有病,并且还是顽疾,虽然并无大碍,但是每个月也让你难受的。”尤阳说道。

    这回王钰不在掩饰了,眼神极度惊讶的看着尤阳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是个看相的,并且还是个中华医师!”尤阳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会算命,还是中医?这…这也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这回王钰彻底被尤阳的本事震住了,但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怀疑。

    单说武功,这个她还能勉强接受,毕竟她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但说起风水看相、医术针灸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看相这东西了,毕竟太邪门了,就说中华医术吧,在这西医流行全世界的年代里,中医逐渐没落了,在华夏能学把中医学到精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大部分都是江湖郎中。

    尤阳笑呵呵的说道;“别怀疑,我不是江湖郎中,如果,你还不相信的话,随便出个问题,我都能一一回答。”

    王钰似乎还是不太死心,连忙问道;“你知道我内心现在想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我,也不死心,然后想出问题问我。”尤阳笑道。

    王钰并不感到意外,继续道;“我的生日,以及性格,爱好,喜欢吃什么,讨厌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。”尤阳打了个响指“王钰,1990年十月三十日出生。性格嘛,乖巧懂事,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女孩子,为了家里,付出了不少。至于你的爱好,就是读书,目前就读于东海市华南大学医科系,对中医有些钻研,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爱好。喜欢吃妈妈做的烧鸡,最讨厌的就是每月七天的大姨妈。姐姐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